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老年公寓新闻

龙山的故事(一)

????一进龙山养老中心的大门,便可看见一个900多平米的一个艺术馆,四外墙壁上挂满了画作和书法作品,其中有书法家欧阳中石、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的佳作。艺术馆两边设有11个几米长的画案,都是用非洲花梨和一些贵重木料制作而成。馆内还有一些雕塑作品摆放在四周,不少的铜雕、木雕令人驻足。透明的大玻璃窗,从里边放眼窗外,一个5000多平米的池塘,波光潋滟。这个艺术馆除了常年都有书画展览外,还要办临时的各种展览。在这里曾办过油画、国画展,去年还办过《宋源文版画展》,今年正在办《精印古代国画名作展》。

????中心的创建人曹总说:这里可集鉴赏与展示于一体,艺术家可以在这里切磋与交流;休养员们不出大门既可享受到艺术的滋养。听到这,我记起有人曾说过:“有没有文化,不是取决于有没有‘高大上’的建筑,也不在于有多少学者、专家,而在于生活在这里的人群,有没有精神上的追求和享受。”我原来想,办老年公寓,为什么要建筑艺术馆、要购买那么多的雕塑和书画?又置办写书法和挥毫作画的场所。听曹总几次讲要注重文化,现在我明白了,他是要以文化为灵魂办这个养老中心。中心建设一开始,就关注了文化建设的一些设备,到这里来的休养员练书法的很多,无怪乎81岁的曲艺专家马力到这里后,也一笔一划的练起书法来;有的画家也在这里潜心作画。

????清晨,拉开窗帘,花园广场和环抱着养老中心的群山尽收眼底。天边被刚初升的太阳烘托得暖暖的,泛起粉红色的霞光,园子里几十个室外铜雕、石雕,也披上了美丽的晨光。随着几声鸡叫,龙山醒了。内院起得最早的是一个小伙子,他握着一把扫帚,有条不紊的扫着院子,然后浇满园的花,鸟笼里的十多只鹦鹉也归他打理。鸟笼前常聚集着一群麻雀,它们唧唧喳喳低头在捡拾食物,完全不顾他的存在,牠们生性活泼又胆大,很容易靠近人。但警惕性却极高,扫院子时只要笤帚抬的高一些,牠们会呼拉一声,迅速群起飞上树梢。院里的花草,小伙子特别关注那几盆长寿花,还专门上网查了这花的习性,为了它喜温暖和稍湿润及阳光充足的环境,他常常追着太阳把它们搬来搬去。他的工作是专管内院的监控,保护休养员的安全。他一般不离开内院,平常总是笑嘻嘻的,休养员们有什么事,包括手机坏了,电脑出了毛病,网络网速出了问题,微信发不出去等等,都喜欢找他帮忙,他也是有求必应。他喜欢在这里工作,喜欢和老年人聊天,他觉得每个老人都有丰富的经历,都是一部人生的大书,跟他们聊天自己能增长很多知识。他叫李寄寛,休养员们都亲切的叫他小李。今年我再次来这里休养时,在一个星期天,在院子里恰巧碰见自称回“老家”的小李,他告诉我他到法院工作了,但还是忘不了这里,抽空就回来看看。他在这里的岗位由两位更年轻的小伙子小郭、小范接任,就这样他们也成了休养员使用电器和网络方面的老师。 ????????????????

(未完待续)

?
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来自龙山老年公寓